电脑版

深陷关联方占用和违规担保,逾期债务高达45亿的盛运环保面临退市危机

时间:2019-09-16 20:15    来源:界面新闻

实习记者 | 周天怡

9月16日,安徽盛运环保(300090)(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盛运环保”,300090.SZ)再次发出《关于公司股票存在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或被暂停上市的风险提示公告》

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如果触及重大信息披露违法,公司股票可能面临被暂停上市和终止上市。另外,今年1月,盛运环保收到债权人烽华公司的《重整申请通知书》,如果宣告破产,公司同样面临终止上市风险。

2015年净利润达7.4亿元的盛运环保,在短短4年时间陷入资不抵债的境地。

盛运环保于2010年6月在深交所上市,主营业务为以BOT方式投资、建设和运营城市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公司总股本约为13.19亿股。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开晓胜,持有公司13.69%股份。

2015年可谓是盛运环保的巅峰之年,当年公司的营业收入为16.4亿元,净利润高达7.4亿元,比前几年的净利润之和还多。

可自2016年起,盛运环保的营业收入就开始持续下降。

根据盛运环保历年公布的财报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期间,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5.72亿元、13.58亿元、5.15亿元,同比下滑4.14%、13.56%、62%;净利润分别为1.19亿元、亏损13.22亿元和亏损31亿元,同比下滑84%、下滑1207%和下滑136%。

2017年和2018年公司两年净利润呈负数,两年的财务费用分别高达2.89亿元和4.48亿元,分别占营业收入的21.3%和86.9%。

今年以来,盛运环保财务危机愈演愈烈,据上市公司2019年半年报,期内营业收入为2.7亿元,同比减少39.7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77亿元,同期下降199.35%。财务费用居高不下期内达到1.6亿元,同比增加22.53%。截至2019年6月末,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0.82亿元,公司的资产负债率高达100.62%。

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规定的连续三年亏损、净资产为负的情形,公司股票存在被暂停上市的风险。

9月16日,盛运环保价报1.76元/股,跌3.30%,市值23.23亿元。

早在2017年度公司年报审计时,就已经发现公司发生多起违规对外担保、对外提供财务资助和关联交易未履行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审议决策程序以及重大会计差错。

此外,多个银行账户未纳入公司财务核算,且该等银行账户存在融资事项,所融资金已被关联方占用。

因为公司内控缺陷,导致运营出现致命危机。

根据9月6日上市公司发布的《关于清欠解保进展情况的公告》,上市公司为全资子公司、控股子公司之外提供的违规担保金额为21亿元。

再看资金占用情况,截至2018年度报告期末,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盛运环保公司资金16.56亿元,经营性占用资金4.85亿元,合计21.41亿元。

且主要被担保方和财务资助方安徽盛运重工机械有限责任公司存在财务状况恶化、到期不清偿被担保债务的情况。

根据9月6日发布公告《关于债务到期未能清偿的公告》显示,截止目前,盛运环保逾期债务共计77笔,逾期性质包括:本金、利息和租金,逾期债务共计45亿元。

公司因多起违规对外担保和债务逾期导致多起诉讼,部分账户遭冻结,重要金融资产遭冻结且大幅缩水,“18盛运环保SCP001”、“16盛运01”、“17盛运01”先后违约,公司面临重大债务风险。

同时由于公司陷入较大债务危机,流动性严重不足,公司项目建设基本处于停顿状态,公司签署的BOT项目可能存在因无法继续投资、冻结等原因导致政府收回特许经营权的风险,公司生产经营面临巨大风险。

生死存亡之际,实控人开晓胜的行为使得盛运环保雪上加霜。

开晓胜曾承诺在二级市场增持公司股份,但由于个人陷入债务危机且所持全部股票被多家法院轮候冻结,增持并未变成现实。

其次在2018年6月5日,开晓胜向安徽证监局上报了《关于改正措施的方案》,承诺“自2018年4月至2019年5月解除所有违规担保。如债务违约,由其代为承担担保责任,上市公司不承担担保责任”。

但是截止2019年8月底,以上款项并未清偿,开晓胜也并未代偿。

2018年10月17日,多次开出空头支票的开晓胜因逾期不履行公开承诺,被中国证监会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公告显示,2019年2月,桐城市人民政府成立了盛运环保司法重整专项工作领导小组,并进驻公司,协助公司清欠解保。截至目前,已合计解决约7.123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