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运退(300090.CN)

盛运环保47亿债务“压顶” 18亿矿业资产注入能否助其“保壳”?

时间:19-12-31 21:23    来源:每经网

每经记者 靳水平    每经编辑 梁枭    

业绩连续两年亏损,今年前三季度净利润依旧为负,同时面临超47亿元债务压顶,如今盛运环保(300090,SZ)的日子有点“难过”。

自2018年公司爆发债务危机以来,盛运环保这只昔日的环保牛股恐将面临“终止上市”的结局。不过,为协助盛运环保解决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上市公司将有望获得彭水县茂博矿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茂博集团)不超过18亿元资产注入。

18亿资产有望注入

按照盛运环保的说法,此次资产注入预计构成重大资产重组。具体来看,茂博集团拟以股权转让方式注入资产,代关联方偿还对盛运环保的资金占用。

当下,盛运环保对全资子公司、控股子公司之外提供的违规担保金额为18.75亿元,关联方占用公司资金合计为21.41亿元,逾期债务余额为47.27亿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此次资产注入是以盛运环保破产重整申请获监管机构批复为前提的。而关于盛运环保破产重整申请能否被法院受理、是否进入重整程序,以及提出债权人、法院和监管机构认可的重整方案并实施,都具有重大不确定性。

按照盛运环保和茂博集团的协议内容,茂博集团拟尽快将一定的资产注入两方指定的第三方,以支持解决盛运环保违规担保及关联方资金占用缺口,表明茂博集团支持盛运环保破产重整的诚意及实力。

其后,协议各方将争取在2020年6月30日前取得证监会同意盛运环保破产重整的批复,而后再按照相关程序走完破产重整工作。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此次拟注入盛运环保的资产可能为茂博集团所持有的采矿权——彭水县茂博集团郁山镇陈家园饰面石材用灰岩矿、桑柘镇水井湾饰面用灰岩矿。

据盛运环保在公告中披露,上述矿种生产规模分别为5万吨/年、10万吨/年。由于采矿许可于2019年批复,截至目前尚未开采。

盛运环保称,此次参与注资的茂博集团与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他董监高、其他持有公司5%以上股权的股东不存在其他关联关系。记者也通过启信宝等多方查询,亦暂未发现其中关联。

债务危机待解

盛运环保坦言,除此次拟筹划的不超过18亿元资产注入外,解决公司关联方资金占用等问题依然存在较大资金缺口。

事实上,在上市之初,主营固废垃圾焚烧处理及垃圾发电的盛运环保业绩还算稳定。2015年时,公司录得自上市以来最佳的营收和净利润数据(16.4亿元、7.4亿元)。

不过,到2018年,公司债务危机爆发并持续发酵。除涉及欠款诉讼、担保诉讼、银行账户被冻结之外,公司大量债务逾期,关联方资金占用等问题。

盛运环保公告信息显示,公司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16.56亿元,经营性占用资金4.85亿元,合计21.41亿元。债务方面,公司12月5日发布的公告显示,盛运环保尚有81笔债务未清偿,合计金额高达47.27亿元。而截至目前,这一债务数据没有发生变化。

事实上,盛运环保2017年、2018年业绩已经连续亏损,期内净利润分别为-13.18亿元、-31.13亿元。而2019年前三季度,公司依旧亏损5.52亿元。

对盛运环保来说,保壳迫在眉睫。不过,目前盛运环保尚未拿出有效的扭亏措施。公司表示,如2019年下半年重大事项不能妥善解决,2019年度可能继续亏损。这也意味着,公司早已徘徊在退市边缘。

债务危机爆发、业绩接连亏损的同时,公司股价也是一路下跌。2018年6月,盛运环保曾遭遇连续9个跌停板。此后,公司股价延续震荡下跌,截至2019年12月31日仅收报1.36元/股,不及2015年高点的十分之一。

临近年末,连续亏损两年,且第三年可能亏损的上市公司往往会通过出售资产等方式来完成“自救”,以实现保壳。

对此,12月31日,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如果上市公司业绩差,连续第三年业绩告负,也不排除大股东通过出售资产的方式或是关联交易,让报表为正。相关收入可以通过会计手段,计入到今年的日期里,“它只是一种处理方式”。

沈萌进一步指出,对有些地方来说,上市公司还是属于稀缺资源。“针对在当地比较有影响力的大型上市公司,如果遇到业绩连续告负情况,地方政府一般会以补贴的形式,使上市公司净利润为正。”

针对相关问题,《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也致电盛运环保,但电话无人接听。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